4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天然气价改应让市场主导

天然气价改应让市场主导


要解决天然气冬季供应价格上浮合理性、找到供需双方都能接受的一个合理点,更好地推进天然气供应价格市场化,应把上浮价格的决定权交给社会,靠市场上供需双方的真实需求来说话,而不是由官方确定一个价格上浮幅度范围。

随着冬季用气高峰的到来,部分地区天然气供应或出现短缺,为了缓解保供的压力,中石油计划自11月20日起上调非居民天然气价格10%-20%。

中石油提高非居民天然气价格,依据的是去年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关于降低非居民用天然气门站价格并进一步推进价格市场化改革的通知》,其中明确提出将非居民用气由最高门站价格管理改为基准门站价格管理,供需双方可以基准门站价格为基础,在上浮20%、下浮不限的范围内协商确定具体门站价格,自2016月11月20日起最高可上浮20%。因此,中石油上浮非居民天然气价格“有法可依”,毋庸置疑。

同时,也要看到中石油此举显露了供气市场化端倪,并具有积极意义:一方面,通过调高工商业冬天用气成本,在一定程度上降低用气时,减轻今冬天然气供应紧张的状况,缓解其保供的压力。另一方面,过去我国储气库冬季调峰气价未实现市场化,基本执行政府规定的统一价格,而储气库设施建设运营成本偏高,亏损运营常态下企业投资积极性不高,有造成冬季供气短缺之虞。而通过提高冬季供气价格,根据市场供求情况自主确定对外销售价格,不仅终结了之前统一气价的历史,提高天然气供应价格灵活性,而且更能刺激企业建设天然气储气设施的积极性,增强我国天然气供应保障能力。

说到这里,公众对中石油上浮非居民天然气供应价格之举就能够理解了。但现在关键问题是,冬季天然气价格上浮幅度到底以多高为宜?目前冬季非居民天然气价格到底是否合理?是由发改委自主确定,还是应走社会听证程序,多倾听企业及社会各界的呼声?这些问题得不到解决,冬季非居民天然气价格上浮就无法公平合理,也无法平息社会诟病;且也会让天然气价格陷入一个只涨不降的怪圈,会加大企业成本,严重侵蚀企业经济利益,最终也会使天然气企业的生产停滞不前。

而要解决天然气冬季供应价格上浮合理性、找到供需双方都能接受的一个合理点,更好地推进天然气供应价格市场化,应把上浮价格的决定权交给社会,靠市场上供需双方的真实需求来说话,而不是由官方确定一个价格上浮幅度范围。如果仅由发改委确定价格上浮范围,则仍属一种政府官方定价,难以摆脱主观定价意愿,则天然气价格上的行政烙印无法清除,也难真正体现供需双方接受的市场化价格,且这样的价格上浮往往明显不利于保护非居民利益。

[返回]   
赌博网址